2020-10-21 星期三
  •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
众筹让全民皆"天使"? 探营浙江众筹平台生存逻辑
浏览量:1099  发布时间:2015-9-19

跟大多数创业者一样,陈云鹏拿出创业idea去寻找天使投资并不顺利,无奈之下,他决定选择去新兴的股权众筹平台试试。没想到,项目上线当天立即超募,最终完成了165%的融资额。随着众筹模式在国内兴起,现在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像陈云鹏一样通过众筹平台开启创业路。

  今年一部89位投资人投资780万元的《大圣归来》一举夺魁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再次让众筹概念声名鹊起。自2011年国内第一家众筹平台点名时间诞生起,近四年来行业经历了野蛮生长、优胜劣汰、迅猛发展等阶段。据零壹财经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众筹行业成交额在50亿元以上,超过2014年的两倍。

  作为舶来品,众筹是指项目发起人通过互联网向投资人发布其创意,以实物、服务或股权等为回报募集资金的模式。主要包括筹资人、平台运营方和投资人三个参与方。经历与国内实际环境的磨合后,目前国内众筹模式主要分为股权众筹、奖励众筹、公益众筹和债权众筹四大类,陈云鹏所选择的平台正是股权众筹模式。

  相比于网贷而言,众筹的运作模式显得更为丰富且神秘。那么在新的政策环境下,浙江本土众筹平台生存状况如何?这颗小草究竟能否长成撑天大树?近日,浙江在线记者走访了浙江本土知名众筹平台,近距离剖析众筹平台生存状态。

2013年“100人的咖啡馆”成为杭城红极一时的话题,众筹概念正式走进了浙江人们的视野。基于浓厚的互联网金融氛围,浙江目前已诞生出股权类众筹平台——聚募网、新三板股权合投平台——蜂窝众筹、奖励众筹平台——淘宝众筹和开始吧、债权众筹平台——聚米金融等一批本土知名众筹平台。

  陈云鹏所发布项目的众筹平台是目前省内最大股权类众筹平台“聚募网”,记者看到,在该平台上已发布了包括金融平台、主题咖啡馆、拼车软件、智能旅游、美食等140个众筹项目,其中股权类众筹项目居多。

  “平台上的项目大多最终超额完成了融资目标。”聚募网CEO邵琨向浙江在线记者介绍说,他们主要为早期创业项目提供融资服务,一般项目可拿出10%-15%的股权用于融资,融资额度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而投资人则通过后续股权的出让实现变现,获得收益。

  据浙江在线记者了解,聚募网上线十个月以来融资认投额达到9729万,参与人数超过1.2万人,同时还培育出两家估值过亿的公司,以及四家估值五千万的公司。

  “现在杭州创业氛围浓厚,创业者并不缺投资人和天使机构,但创业者通过众筹能收获到除了资金以外的资源。”邵琨举例说,此前上线众筹的一个水果电商项目共获得160人参与,最终众筹结束后,这160个人不仅是项目投资人,更是粉丝级用户,成为了产品“推销员”。

  除了聚募网这类以股权为主的众筹平台外,在浙江众筹圈内,阿里的淘宝众筹和从事影视类产品的聚米金融则分别是奖励众筹和债权众筹平台的代表。

  “奖励众筹更适合创意类产品,募资人在平台上展示自己的idea,感兴趣的投资人进行投资,最终募资人拥有了生产产品的资金,而投资人将获得产品或服务作为回报。”网贷之家行业研究员张叶霞分析说,目前国内的奖励众筹主要以淘宝、京东和苏宁等电商巨头的众筹平台为典型,以电商平台作为导流的基础,再打造奖励众筹平台便有了天然的土壤,这也是其他草根众筹平台所不可能具备的优势。

  据淘宝数据显示,经过3年成长,淘宝众筹从最初每个月大概一两百万的成交额,到现在每月成交额规模为1.1-1.2亿元。截止到目前,淘宝众筹累积筹资额超过5.6亿,累计筹款人数超过200万人。

  “不同于其他众筹模式,债权众筹在投资前就确定了收益率作为回报。”聚米金融CEO方军介绍说,以近期平台刚募资成功的“玩石音乐节”项目为例,它提供给投资人的年化收益为12%,回报周期为3个月,最终88名投资人愿意出资。

  “之所以选择影视项目作为众筹切入口,一方面平台的几位创始人长期运营影视基金项目,在国内影视行业积累了丰富的资源与经验。”方军补充说,聚米金融平台上的项目除了有来自投资人的资金外,还将有影视基金的资金同时参与投资,以保证提高项目众筹的成功率。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止到7月底,全国各种类型的众筹平台中正常运营众筹平台224家,股权众筹平台最多,有107家。可以说,当前最被大家看好的无疑是股权众筹。这几天,惨遭股市折磨的张先生毅然决定改变投资方向,经过了解,投资众筹项目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众筹模式的风险究竟如何呢?这成了张先生关注的焦点。

  众筹时代来临,全民皆为天使的愿景是否能实现呢?

  长期以来,众筹平台小心翼翼地游走在风险边缘地带,特别是关于投后管理与退出机制上,股权类众筹平台受到了较大的争议。根据记者观察,目前国内股权类众筹平台主要借鉴了国外经验,采用“领投+跟投”的机制。

  “这一机制的核心环节是领投人。”邵琨分析说,如果按照传统基金“募投管退”的运作模式来说,现在股权类众筹项目中的“募”和“投”都能达到标准,但“管退”确实难以做到,所以用好领头人显得尤为重要。“领投人往往是在基于投资经验或者是对行业的理解上能更好的进行风险控制,他们是中间桥梁的角色;而跟头人则是一批不专业的大众投资者,主要起到监督辅助作用。”

  据邵琨介绍,聚募邀请了50家专业机构和300名投资人组成投委会,根据不同的项目,从投委会中邀请相关的专业机构和投资人进行领投,为跟投投资人提供专业的投前、投中、投后工作。“领投人的投资金额一般是项目20%-30%的股权,10%-15%的股权则用于众筹。”对于这样的投资占比分配,邵琨分析说,“这是倒算推理而来的结果,由于参与股权众筹的项目内容往往都是一个预期,不确定因素极高,无法进行定价,因此投委会将根据项目的发展计划和所需金额,在保证项目拥有足够大的发展空间的条件下,再权衡项目适合众筹的股权比例。”

  身为中介平台,聚募网的盈利则是采取“现金+股权”的收费方式,“我们通常对成功融资的项目收取1%~3%的股权,以及总融资额1%~3%的现金。”邵琨透露说。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一般不建议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投资人选择股权众筹项目。”一位业内人士向浙江在线记者表示,参与股权众筹项目毕竟处于发展早期,在项目发展过程中会存在政策、自然条件、人为条件等多重因素影响,项目确实可能存在因失败而导致投资人无法获得回报的风险。

  相比于股权类众筹项目,奖励众筹模式则显得更为尴尬。“奖励众筹原本是为创意而生,在资金投资上的风险较小,但由于国内的创意设计与产品生产之间的脱节,以及反盗版方面法律法规的缺失,国内奖励众筹平台往往‘走偏’了,逐渐成为了一个‘产品预售’加‘团购’的平台。”网贷之家行业研究员张叶霞分析说。

最近,邵锟已经陆续接到了来自证监会和浙江证监局的调研。“希望股权众筹的准入规则能尽快出台,这对于正规经营的平台来说将是一件喜事。”邵锟说,新规虽然对股权众筹进行了定义,但未提供申请渠道。

  邵锟所说的新规其实是证监会在8月3日向各地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其中特别引人关注的一条是“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同时指明“股权众筹”未来仅特指“公募股权众筹”,而此前的“私募股权众筹”将用“私募股权融资”代替;8月1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调整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相关条款的通知》,将“私募股权众筹”修改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股权众筹平台的发展迎来了挑战,进入了变革阶段。”张叶霞说,这两项通知意味着,无论从官方解释,还是半官方层面上来说,“私募股权众筹”这一定义已经被彻底否认了,“公募股权众筹”也将采取牌照制。

  新规之下,许多原本打着股权众筹旗号的平台已陆续改名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等待获得政策上的“入口”。而这对于浙江众筹平台来说,既是一次淘汰恶意竞争对手的机会,更是为一直以来处于观望状态中的平台明确了发展方向。

  “目前即便是已经取得公募股权众筹试点资格的阿里巴巴、京东和平安三大平台,在正式文件下来之前,他们也尚未采取措施。”张叶霞透露说,淘宝已经筹备了股权众筹平台,但在伺机上线;而在京东的众筹平台上也并没有明确标榜“股权众筹”。

  邵锟坦言,过去不少打着“股权众筹”幌子的平台,它们常常以提供预期年化收益的方式吸引投资人,这给真正意义上的股权类众筹平台造成了伤害。“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参照国外股权众筹平台的模式在操作,运营内容符合政策要求。现在我们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一旦监管层公开发布股权众筹的准入通知,将第一时间递交申请材料。”

  “相比于北京、深圳地区众筹行业的发展,浙江由于有阿里巴巴和网易存在而具备了较好的互联网基因,但缺乏金融人才和足够的资金,所以发展速度相对较慢。”邵锟分析说,经过此次政策层面的洗牌,浙江或许能抓住发展机遇。

  “正是由于此前国内股权众筹的法律边界与准入门槛尚不明晰,我们选择了以债权众筹的模式为切入口。”方军表示,随着监管层态度逐渐明朗,不排除未来将上线股权众筹项目的可能性。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亳州市浙江商会 地址:亳州市谯城区亿都B二栋3 技术支持: 您是第位访客 皖ICP备15022832号-1